乡村艳福 放学路上她主动献出第一次

情感故事|发布日期:2016年07月12日 15:11:42|编辑: 小白

摘要这段乡村春事似乎是真的有点疯狂了,两个高三的学生,尚还都是处男处女,却是在回去的路上忍不住打野战偷食了禁果。虽然这个过程生涩而短暂,大家可能都还没尽情享受这其中快意,但是这段乡村春事引发的后续剧情却是不得不说。

乡村爱情

乡村春事

一段反映着农村现实情况的乡村春事……

川北坟弯村的风景很美,比风景更美的是一个姑娘,她的名字叫风儿,她总是穿着时尚的服装,尽管同样的牌子,城里要卖好几百,但她只需花几十块钱就能买下来。外面看上去差不多,但洗上一两回水儿,就不怎么好看了,冒牌货永远就是冒牌货的。但风儿是美人却是全村老小有目共睹的。她今年刚满十八岁,在双凤镇上高三,成绩也还不错,是班长。可是,自从高三下学期,她爱上班上的同村男同学砂砂后,她和砂砂的成绩都直线下降了。

她们相爱得真不是时候!

爱上砂砂其实是由来也久,全村就他俩人在双凤上高中,每周星期天回家背粮时,风儿总是和砂砂一起赶车一起回村,上学,自然也要走在一起。

一路上,有意无意,憨厚老实的砂砂总是处处关心和照顾着风儿,大哥哥一般,事无巨细体贴入微,尽管砂砂只比风儿大三天,但哪怕三个小时也是大,私底下,风儿叫砂砂哥,砂砂叫风儿妹,叫的时候声音都不大,对方刚好能听到,那甜甜的、柔柔的声音,像蜜一样灌进对方的心田,一片浓浓的爱意便气场一样弥漫在两人的身边。但有第三人在场的时候,他们就“正规”起来,有时候还故意板着脸,漠视对方的存在,但两人的心儿却几乎跳着一个节拍。就这样,她们俩在青春期的冲动中产生了甜蜜的初恋。

两人几乎就是形影不离,无论在学校里,还是偶尔回村。但成绩终归还是没有下降,导致两人成绩下降的事,是因为风儿和砂砂偷吃了禁果,风儿还因此怀了孕。

乡村春事

那是高三即将面临大会战的前两月,两人忙里偷闲,利用半天休息时间,回坟弯村背在学校里食用的粮食,结果,由于天上下了点小雨,虽然放晴了,但乡间小路没有硬化,看着好好的,却非常湿滑,像在地上抹了油,走在前面的风儿,一不小心踩滑了,一下摔倒了,还把牵着她手的砂砂一起带进了路边的沟里去。好在那沟不光不深,仿佛上天有意的安排,还铺着厚厚的杂草,风儿先倒下去,失去重心的砂砂随后就倒在了风儿的身上,两人的胸部紧紧地压在了一起。

“摔着没?风儿妹。”砂砂想从风儿的身上爬起来。

“没有,砂砂哥,你呢?”风儿真的没有一点疼的感觉。倒是让砂砂压着她发育完好的胸部,那种愉快的感觉像电流一样在她的全身一波又一波地游走。

风儿一把抱住了砂砂,不让他从她的身上离开。

砂砂似乎明白了什么,他们平时除了牵手,还从从来没有这么紧紧地搂抱在一起过,顾不了那沟里杂草上还有的水珠儿,风儿居然无法自抑地主动起来。

她说:“砂砂哥,我不要你离开我。”声音颤抖得厉害,两只手也放肆地摸向砂砂的腰际。

天气比较热,二人穿得本来就不多,砂砂已经感觉到他的胸部下面有软绵绵的东西被他压着。风儿已经闭上了眼睛,嘴巴微张,红红而又性感的嘴唇,像两瓣盛开的花儿,她在期待甘霖雨露、最好是暴风骤雨。

砂砂终于失去了理智,他的两只手放肆地在风儿的胸部上揉搓起来,两人的嘴巴和舌头也很快连结到了一起,电力还在加强,二人都进入一种全新的状态,他们什么都不想了,喘气声像正在耕地的牛,不时夹杂着风儿的激情之声,“砂砂哥,我要你,砂砂哥,我要你,快点吧,我要做你一辈子的爱人。”

砂砂含混地应着,他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说话了,他的嘴已经离开了风儿的嘴,他的手已经把风儿的衣服扯了下来,嘴巴在向下面移动,接着他又扯下了风儿的裙子,在一声尖叫中,砂砂进入了风儿的身体,遗憾的是,不知是砂砂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没有经验,还是太过紧张,他刚一进去,便一泄千里了。

二人不等激情完全消退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这毕竟是在野外,都赶紧紧张兮兮地爬起来,迅速穿好了衣服,尽管风儿的身上沾满了杂草和雨水,但她却很是开心的样子,砂砂穿好自己的衣裤,还不忘为风儿清理她头发和衣服上的杂草。

乡村春事

二人收拾停当,又重新回到了路上。

还好,四周静悄悄的,没有一个路人。

两人又手牵着手向坟弯村赶去。

砂砂似乎不太放心,把风儿的手牵得更紧了,遇有上坡路或石板路时,他还会走前面,先探探路,没有问题了,再让风儿走。

风儿看他这么小心的样子,忽然“噗哧”一声笑了,说:“砂砂哥,我和你一样,从小就生长在农村的,哪有那么娇气呀,比这更湿滑的路我也是不容易摔倒的。”

砂砂不解地回头看着风儿,说:“那你刚才,怎么就摔了呢?”

风儿又笑了,还用纤纤玉指一点砂砂的脑门,说:“你这里面装的不会是豆渣吧,那条沟我早就看中了,里面的很多杂草,还是我故意去别的地方薅来垫上的,一直都想和你一起摔进去呢!”

“你好坏,难怪每次回村,你都要在这条沟边磨蹭,原来,在这儿留了一手呢。只是,你真的不后悔?”砂砂不无担心地问。

“我怎么会后悔,你后悔还差不多,我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最心爱的人,幸福还差不多哩,除非,你今后不要我了,爱上别的女人了,那我就不是后悔,而是自毁。”风儿忽然正色道。

“什么叫自毁?”砂砂听不懂这个词儿了。

“这都不懂,如果你有一天变了心,那我就死给你看!”风儿咬着牙,看上去狠狠的样子,但满脸的爱意,在潮红的脸上盈盈地荡着。

“怎么会呢?我砂砂虽说没什么本事,人长得又不帅,但既然爱上了风儿妹妹,就一定要爱到地老天荒。不管今后会发生什么,包括你不爱我了。”砂砂涨红着脸,似乎在表决心。

“好,一言为定,我们对天发誓,只要生命在,我们的爱情就永存,只要心儿在,我们的热血就在一起沸腾,如果谁做不到,天打五雷轰!”风儿当真发誓了。

“对,天打五雷轰!”砂砂也发了誓。

两人的关系随着铿锵的誓言,似乎较先前又更进了一层。

他们的手牵得更紧了。

这段乡村春事到这里也就仅仅只能算得上是开端,下面的发生的事情才慢慢将这段乡村春事推向高潮……

相关文章
大家喜欢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
视觉美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