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破了我的处 爸爸把我的处破了 12岁我被爸爸破处的经历

宅男天堂|发布日期:2017年06月02日 10:34:37|编辑: 小超

摘要一名12岁的小学六年级女生,几年来一直饱受着亲生父亲的性侵犯。当她将自己的遭遇告诉母亲等亲人时,却没有一个人相信她所说的话。为了摆脱这样的噩梦,她先后向同学、老师求助过...

一名12岁的小学六年级女生,几年来一直饱受着亲生父亲的性侵犯。当她将自己的遭遇告诉母亲等亲人时,却没有一个人相信她所说的话。为了摆脱这样的噩梦,她先后向同学、老师求助过,最后在作文里发出了绝望的呼喊,才最终让她的兽性父亲露出原形……

她在作文里绝望呼喊

“现在我已经没有家人了,没有爸妈了,没有姐妹了,没有朋友了。”“我看,我还不如死了算了,一了百了……”

没有人会想到,写下这些绝望文字的人,竟然是一个今年才12岁的小学六年级女生。多方求助无果后,她将自己的伤痛在作文里向老师倾诉。

今年5月份,南宁市西乡塘区某小学六年级的语文老师,布置学生写自由作文。6月15日,女学生小兰(化名)写了一篇题为《老师,我想对你说》的作文,说出自己遭受亲生父亲长期凌辱后痛不欲生的感受。

看到这篇作文后,老师大吃一惊,立即向学校领导作了汇报。学校也将这一情况紧急汇报到了西乡塘区教育局。第二天,教育局的领导立即到学校了解情况。

今年6月底的一天晚上,西乡塘区教育局、妇联的领导,来到了小兰所在的学校。经过电话联系,小兰却没能出来。老师只好叫其他同学到她家里,约了她出来。小兰到学校后,大家一询问,才知道她当晚又被父亲凌辱了。震惊之余,妇联的领导及校方立即带小兰到辖区派出所报了案。

当天晚上,小兰的父亲阿光(化名)被抓获。至此,他长期奸淫小兰的丑行终于暴露出来了。

父亲破了我的处 爸爸把我的处破了 12岁我被爸爸破处的经历

没有一个亲人相信她

小兰和她的妹妹,是在2003年跟随父母从外省来到南宁居住的。父母平时靠打工为生,小兰则在南宁市某小学就读。到南宁后不久,小兰的父亲就向她伸出了魔爪。

据小兰反映,从她读小学二年级开始,每当她妈妈不在家的时候,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,阿光就要求小兰跟他睡觉,继而开始奸淫小兰。

这种被凌辱的日子,一直缠着小兰到了四年级。后来,小兰终于知道,父亲这样做是犯法的,“如果告诉警察,他就会挨坐牢”。在犹豫和痛苦中,小兰又在父亲的淫威下,上了五年级。她多么渴望有一个人可以帮她摆脱这样的生活。

今年3月份的一天,刚好放假,平时疼爱小兰的姑妈来到了南宁。小兰像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,把自己遭受父亲凌辱的事情写在一张纸条上,交给了姑妈。

小兰满以为姑妈可以帮助她解决问题,可没想到“跟姑妈说了大半天,姑妈根本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”日子就在小兰伤心中过去了。转眼又到了开学的时间。姑妈终于把小兰的诉说,告诉了小兰的妈妈阿芬(化名)。

阿芬带着小兰找到了姑妈核实。小兰再次把自己遭受父亲凌辱的事情说了一次,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。阿芬却不相信,她认为丈夫阿光“平时脾气是暴躁点,打骂女儿也是有的,但对女儿做出下流的事是不可能的,毕竟是自己亲生的女儿啊”。

回到家后,趁着阿光不在,阿芬又问小兰,小兰告诉她,阿光对她“做了你和爸爸做的一样的事”。一时反应不过来的阿芬,没有多思考这句话的含义,反而认为父亲抱女儿是很正常的事,转过头来她就骂小兰太敏感了。

姑妈、妈妈都不相信她的遭遇,小兰求助的希望终于破灭了。她从此不再向她们提起被父亲凌辱的事情。阿光的兽行得以继续。

获助机会一次次错过

“人人都有一个舒服又温馨的家,那我的家呢?我的家在哪里?”备受精神、肉体摧残的小兰,发出了与她年龄并不相称的感叹。

在她懂得父亲对她的行为是性侵犯后,小兰想到了要好的同学。听了她的遭遇,几个小姐妹陪着她掉眼泪。可与她年龄相仿的同学,也没想出办法帮助她,只好经常陪她回家,让小兰父亲无法下手。可等同学一走,小兰又被父亲凌辱。

有一次,实在害怕回家的小兰,就到同学家去。但同学的妈妈听了小兰的遭遇后,只是深表同情,并劝小兰回家。求助一次次落空,小兰越来越失望。小姐妹们知道她的遭遇后,也从开始的同情到逐渐疏远了她。小兰觉得,这个世界之大,真的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。她决定离家出走。

今年3月17日是星期六。天下着大雨,天气也很寒冷。小兰怀着一颗绝望的心,带着上小学一年级、才7岁大的妹妹,离开了那个带给她屈辱和痛苦的家。她决定把妹妹带走,是因为她担心以后妹妹也会遭到父亲的凌辱。

小兰出走后,牵动了学校师生的心。老师们马上发动同学一起寻找。直到第二天晚上,他们才在南宁市的一间破房子里找到了这对可怜的姐妹。

当听说老师要带她们回家,小兰死活不愿意。在老师的细心询问下,小兰才说出了自己受辱的经过。老师们在震惊之余,由于没有确凿的证据,一时也无从解决问题,只是召来小兰的妈妈,很隐晦地希望家长“不要虐待小孩”。

此后,小兰的妈妈天天接送她上学、放学,大家再没有听到小兰的哭诉。直到小兰在作文里呼喊,老师才知道小兰仍在噩梦中生活。

近日,涉嫌强奸的阿光被移送南宁市西乡塘区检察院审查起诉。在他的交代材料中,他对自己丧心病狂的兽行解释是,因为妻子忙于生计,导致他的性生活异常缺乏,才有了这样的举动。

相关文章
大家喜欢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
视觉美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