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四名镇村干部编造渔民身份 骗取解困资金2万

实时热点|发布日期:2017年06月29日 11:28:56|编辑: 小超

摘要  尹福贤、熊昌飞、熊平太,分别为湖南省道县白马渡镇古木洞村村党支部原书记、村委会原主任、村秘书。冯盛茂,白马渡镇副镇长。  作为基层干部,四人本应珍惜群众对他们的信

  尹福贤、熊昌飞、熊平太,分别为湖南省道县白马渡镇古木洞村村党支部原书记、村委会原主任、村秘书。冯盛茂,白马渡镇副镇长。

  作为基层干部,四人本应珍惜群众对他们的信任,为民谋福利,然而,他们却利用职权,无中生有凭空造出虚假“渔民”,骗取渔民扶贫解困资金2万元,成为“蝇贪”的典型。

  2016年2月,尹福贤受到撤销村党支部书记职务处分;熊昌飞受到撤销村党支部委员职务处分,责令其依法辞去村委会主任职务;熊平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(非党员,被查处时无职务,由司法机关惩处);冯盛茂(非党员)受到行政记过处分。

  无中生有造出假“渔民”

  2010年下半年,道县白马渡镇政府召集村“两委”干部开会,宣传上级有关渔民解困政策。

  一向以“点子多”著称的尹福贤心中暗道:机会来了。于是,在开完会后,尹福贤立即叫来熊昌飞、熊平太在自己家里吃晚饭,开了个“碰头会”。尹福贤说,村里虽然没有符合政策的对象,但是可以争取一个指标,适当给对方一点,剩下的可以为村里增加一点活动资金。

  “这样做会不会犯法?”席间,熊平太觉得还是小心为妙。“没事。我们不搞,别的村还不是搞。怕死就发不了财。”尹福贤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。此刻的他,早已忘记了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,将党纪国法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  “那镇里那边怎么解决?我们是瞒不过镇领导的。”熊昌飞提出了自己的顾虑。

  “放心,我跟镇里的冯镇长关系好得很,上边的事我来摆平。”尹福贤信誓旦旦,打消了大家的顾虑。

  见一把手态度坚决,熊昌飞和熊平太也硬气起来。三杯酒下肚,熊昌飞“急于表功”,便提出以熊芬太的名义申报渔民解困户。熊芬太住在熊昌飞的屋边上,家庭困难,当时在建新房,又长年在外打工,建房子具体事是由他堂哥熊胜太做的。以熊芬太的名义申报渔民解困户,既可以让熊芬太感恩,又能让知道的人尽可能的少。于是,三人骗取“渔民解困金”的预谋便开始逐步实施。

  上下串通骗“渔民解困金”

  在尹福贤的“安排部署”下,三人分工协作:熊昌飞负责与熊胜太、熊芬太联系,说服二人申报“解困渔民”;熊平太负责以熊芬太的名义写渔民解困户申请报告;尹福贤负责向分管渔民解困事务的副镇长冯盛茂疏通关系,递交申请报告。

  于是,熊昌飞第二天找到熊芬太的堂哥熊胜太,把 “向上级争取补助”的“好事”告诉了他。熊胜太拿不定主意,就打了个电话给熊芬太。当时熊芬太建房正缺钱,认为这是村干部照顾自己,便二话不说答应了,还在电话里对熊昌飞连连称谢。

  尹福贤在冯盛茂的办公室把虚假渔民申请报告交给了冯盛茂,并承诺事成之后将给予冯一定的酬劳。

  此时,如果冯盛茂断然拒绝,一切也许不会发生。但是,冯盛茂认为自己不是共产党员,年龄偏大,上升基本没有希望,不如趁机捞一把。于是,明知报告造假,他也没有扣下,而是将其报给了上级。

  事情很顺利。在渔民解困户申请报告报送上去不久,上级分两次下拨了熊芬太渔民解困资金共2万元,尹福贤、熊昌飞等人分四次从白马渡邮政支局取出这笔钱,并把其中的1.2万元私分,三人各分得4000元。剩余8000元,尹福贤兑现“承诺”,把其中的4000元送给了冯盛茂;3000元给了熊芬太;1000元用作“活动经费”。

  抱团违纪受严惩

  四人拿到钱后,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,把钱全部补贴家用,挥霍一空。然而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几年后,群众将尹福贤、熊昌飞、冯盛茂等人举报到县纪委。

  在调查组调查取证期间,古木洞村村民积极协助镇纪委调查组工作,还提供了与案情有关的一些线索和证据。在群众的强大压力下,尹福贤神情凝重地走进了镇纪委,主动交代了自己和熊昌飞等人套取并私分渔民解困资金的事情,并退出了违纪所得,希望得到组织的宽大处理。几天后,熊昌飞、熊平太、冯盛茂也到镇纪委作了交代,如数退还违纪所得。

  “作为一个老党员,犯了这样的错误,我感觉对不起党对我的培养。我一定改过自新。”尹福贤后悔不迭。

  “我认识到这个事已经做错了,这件事不应该做的,造成了坏的影响。我对不起村民对我的信任。”熊昌飞说这话时,老泪纵横。

  “身为一名基层干部,我辜负了组织对我的培养。犯了这个错误,我在亲戚、朋友面前都抬不起头。实在是痛心疾首。”冯盛茂现在回想此事,还寝食难安。

  “多年威信,毁于一旦。”尹福贤、熊昌飞等人作为基层党员干部,本应知纪守纪,多为村民谋福利,却因一己贪念,将黑手伸向渔民解困资金,最终走向违纪的深渊。(陈新文 龚培梁)

相关文章
大家喜欢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
视觉美图